白归归归归煜

《绝世高手》

昨天折腾一晚上,再加上今天早上终于搞出来了

绝世高手它真棒!

【战公】红三代和富二代谈恋爱吗?

战车x公子
双暗恋向

“华龙,这个是你的包?”寻这声音看去之间战车站在长凳之前,低头一副星星眼模样看上面放着的书包,手指异常温柔自上面抚过, 搞的翟华龙有些懵。 翟华龙咽口口水,微微点头回他,“嗯,是我的!”。

此时的战车,如同红军井冈山会师一般握住了翟华龙的手,请不要问他为什么激动,因为这个包是红!军!包!没错,上面印着大红五角星的那种红军包!

公子坐在一旁的长椅上,左手拄在膝盖之上,手掌心为半空拳状抵下巴,右手捏一瓶矿泉水。仔细看,去瓶身以变形。一旁双狼星兄弟默契十足,嘲笑他醋坛子翻了,结果给公子一个眼都瞪了回去。

公子暗恋战车的事,整个精英队除了了战车全知道!而现在看着翟华龙和战车因为一个红军包而展开的蜜汁友谊,公子表示十二分的不开心,甚至有点吃醋。

待到放学后,公子坐在自家汽车后座上思索着些什么,与开口,但又闭住,最终似下定决心,问了一句让经纪人意想不到的话。“最近有没有什么工作是关于军装的,或者和红军长征有关系的。”

前方开车的经纪人愣了愣,他从未想过公子会问他这样的问题,在他印象中,公子这风格可是属于那种高贵冷艳,英俊潇洒,妖娆俊俏的。这次居然想要军装,还有红军长征什么的,经纪人哥哥表示很苦恼。

仔细思考思考,似乎还真有这么一个杂志要求拍红军长征服装的邀请,苦笑着把这个事情告诉公子,话未说完,公子便已答应。经纪人感觉自己好像,开了个假车,载了个假公子。

“对了,回去之后给我买个东西,红军包!”公子,此话一出,经济人感觉……没错,我就是开了个假车!载了个假公子!

此日,战车昨日还朝思暮想的红军包竟然出现在他的柜子中,包装放了一朵玫瑰花,不需思考,就知道这是谁做的了。 战车笑了笑,将那朵玫瑰花小心翼翼插进房间内的花瓶中。

也不知过多少日后,某日战车突然将一本杂志拍到公子面前,一脸疑惑问他,“你什么时候开始走这种风格了?真让人难以置信!”公子低头一看,笑了,这个不正是自己不久前接下那个红军长征题材的模特工作嘛,真是没想到还能被战车注意到,意料之外啊!“哦,战车,听你这语气,你对我的风格很熟悉嘛!”

“关于你的杂志,每期我都有看。”话刚出嘴,战车立即反应过来,自己好像说漏了什么……对面公子眼睛一亮,露出一抹得意的笑。

“没想到你这个红三代还有这样的爱好,那么红三代,你和富二代谈恋爱吗?”

如果你是太阳,那么我就是月亮,陪着你。

凌语风x方牙虎x凌语风

幼染驯啊啊啊啊!!!

你们吃我这个安利好不好!

跪求!

唐三版《小哪吒》下半部分

欢迎收看唐三版《小哪吒》

本视频并没有被“昊天铁匠铺”和“唐门精品店”友情赞助

lof视频长度有限,此为上,还有下

【安幻】骑士先生,一起撸串吗?

迷一般的脑洞√
吃我安幻邪教√
海贼团友情客串√



——

金听说紫堂幻最近找到一个赚积分很快的方法,看着紫堂幻同志的积分“蹭蹭蹭”上升,金的好奇心克制不住了。蹭到紫堂幻身边问他那个方法是什么,紫堂幻笑了笑,一脸兴奋。

每次白天打完各种怪后,紫堂幻都会带回来一些可食用的怪们,然后到了晚上放出小斯巴达们。

小斯巴达们手拿菜刀和数跟签子,紫堂幻搓搓手呼出一口气,“小斯巴达们,来吧!今晚也要完成预期的目标。”

没错,紫堂幻的这个办法就是在傍晚到凌晨的期间去支摊子,烤串。不得不说,这个办法赚积分还真是见效。

一串10积分,雷狮海盗团几个人撸串都是几十串几十串的,再加上金和格瑞的捧场,偶尔背着嘉德罗斯带祖玛来撸串的雷德,以及好多人。

一晚上下来能赚个几千积分,这可比紫堂幻打怪赚积分快多了,而且有小斯巴达们帮忙,请人手的钱可以省下来。就连小斯巴达们的补给也可以用烤串代替,紫堂幻感觉自己天生就是个商人啊!

再后来紫堂幻的烤串摊子慢慢壮大,赚的积分也越来越多,然而现在面对的就是人手问题。三个小斯巴达们用起来严重不够,其他的召唤兽则是会吓跑客人们,比如幻影龙蜥……

我们的紫堂幻毅然决然的做出来一个决定——招一名服务生,工资面谈,不包食宿,有工作经验或本身条件适合烤串最好。

广告打出去几天后,安.最后的骑上.没马.恶心帅.迷修手提双刀来到了烤串摊子上,紫堂幻直接吓到了。这是要来……砸场子啊!!!!

紫堂告诉自己冷静,一定要冷静!金和凯丽都在呢,格瑞带着(未成年不能饮酒的)嘉德罗斯在一旁喝牛奶,海盗团的目光直接落在安迷修身上。
不会有事的,不会有事的。紫堂幻这么安慰着自己。

“是不是你们……要招服务员?”
“啊?是,是的!”

虚惊一场。
之后的十几分钟安骑上介绍了自己的各种条件,比如猎杀一只可食用怪需要的时间,工资要求一般,以及准备用冷流切肉热流烤肉的思想。

试用了几天下来,紫堂幻感觉安迷修似乎也不错,除了那一次他吓跑了几位女性客人以外。

夜深,小斯巴达们准备收摊回家了,紫堂幻拿着剩余的几十串烤肉和两罐饮料坐到安迷修面前,面带微笑。

“骑上先生,一起撸串吗?”

【邪教/安幻】就算变成了女孩子也是要守护美丽的小姐们

ooc√
cp毒向√
安迷修性转#
小斯巴达们拟人#
表白我跟马一样可爱的同好#

0.

今天的选手休息区在某人声声尖叫中,迎来了一个(并不)风和日丽(也不)美好的早晨。
可喜可贺,可喜可贺。

1.

今天我们帅气的骑士先生一早醒来,忽然发现自己的胸前多两块赘肉,闭紧眼睛再度睁开,低头看了看……哦,不是梦。
抬起自己右臂,狠狠心朝上面咬了一口。生疼!果然不是梦……
今天的安米修感觉,骑士道离自己又远了一步。加油啊!骑士……小姐√
不管怎么样,就算是变成了女孩子也要守护美丽的小姐们,骑士小姐是这么想的。

2.

当安迷修推开门准备接受这个不明所以的一天时,正好碰见一位紫发小姐(?)拖家带口一般的,带着三位皮肤略显黑色的小姐准备去大厅。
安迷修挠挠头,那三位小姐是银爵得亲戚吗?
然后!然后!然后!紫发小姐扭头朝这边笑笑,艾米修感觉自己的心好像被什么击中了,或许是那个叫丘比特小家伙的爱神之箭吧。
“那位小姐和马一样可爱!”
这已经是安迷修评价人最高的标准了。

3.

“美丽的小姐,请问你需要一位骑士吗?”
安.没有马.大赛第五.恪守骑士道.莫名性转.迷修上去问道,那位小姐身体一震,似乎被吓到。只见尴尬的笑了两声后,颤颤巍巍的试着喊了声“安迷修?”
安倍胸背心似乎有一个跑马场,万马奔腾!就算我变成这样了你也认得出来的,你一定是我的命中注定的那位小姐,就算我现在暂时是女孩子的身体,我一定要成为你的骑士。
我们的缘分是命中注定,安迷修的内心是这么想的。
“小姐,你认识我?”说完不忘用闪着小星星的眼神看对方,看着对面心里有点发毛。

4.

安迷修刚才那句话似乎是废话,那你堂堂一个大赛第五,参加凹凸大赛的人能不认识你吗?
不过既然变成了这样也能认得出来,果然,这位小姐不一般呀!安迷修表示不成为他的骑士誓不罢休!
一直在一旁处于,左看看右看看的三位黑皮肤姑娘,对此很是不明白,终于有一位实在忍不住了 拉拉紫色头发小姐姐的衣角。
“紫堂,大厅……”
然后安迷修就看着这位,没有回答自己问题的小姐走掉了,安迷修感觉这一定是今天自己穿了裙子的缘故,腿腿凉飕飕的整个人都不自在了。
不过已经知道了这位小姐是紫堂家的人,也就好办多了。

5.

次日,安迷修的性转生活结束。
当他在自己恶党嘴里听到“这一届凹凸大赛,紫堂家族参赛的只有男孩子”这句话时,这位骑士的世界观和骑士道一起崩塌了,雷斯对此表示幸灾乐祸。

恪守骑士道的安迷修特地找了一匹马(醒醒,安哥,你没有马!),郑重的来到了紫堂幻面前。
“可以让我成为你的骑士吗?即便你不是小姐……”

【安利/安迷修x紫堂一家】请问可以给我匹马吗?

ooc是肯定的√
突如其来的脑洞√
短打个段子先尝尝√

1.
—紫堂幻—

安迷修:你是紫堂家的人?你是位召唤师?!!
紫堂幻:某种意义上来讲是这样的……
安迷修:请务必给我召唤匹马!我将用我所有的积分跟你交换!
紫堂幻:(大赛第五要把积分给我只是为了一匹马?)……
安迷修:拜托了✨

您的好友【紫堂幻】使用了技能【逃跑】

今天的安哥还是没有马√

2.
—陆林兄弟—

安迷修:你们召唤匹马给我吗?我会用我所有的积分跟你们交换!
紫堂陆/林眼中的安迷修——不给我马就把你们咔嚓掉。拔刀。
紫堂陆/林:好的!马上给您马!

您的好友【紫堂陆】使用了技能【召唤术】

安迷修获得了马十分开心,然后……马额头上被驯服的标志消!失!了!马跑!掉!了!

今天的安迷修依旧没有马√

3.
—z天使—

安迷修:z天使大人,您也是紫堂家的人吧!所以……
z天使:是的,所以?
安迷修:等我赢得大赛第一后,我可以跟丹尼尔大人许愿让您给我召唤一匹骏马吗?
z天使:……

你的好友【z天使】发动了技能【离开】

今天的安哥是不会有马的√

4.
—旧设紫堂幻—

安迷修:请务必给我召唤匹马!我将用我所有的积分跟你交换!
旧设紫堂幻:也不是不可以,除了积分我还想要点别的。
安迷修:是什么,我一定尽全力给你。
旧设紫堂幻:你亲我一口我考虑考虑给不给你马

于是安哥(为了马)亲了一口 旧设紫堂幻

旧设紫堂幻:我考虑好了,还是不给你马了。拜拜——

今天的安哥死也不会有马的√

【夜车/生子】龙生九子(一)

架空设定。龙族夜度寒潭x人类车前子
生子慎入
希望各位看官大老爷食用愉快

——

车前子怎么也没有想到,自己只是在公园一不小心弄碎了几颗看着很好看的蛋,而现在却给自己招来了这种罪受,原本属于自己一个人的床现在什么却多了条龙,一条来自南海的混蛋龙。
至于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,事情还是要从两天前说起。

原本只是简简单单的外出采购日常用品,没想到路过公园的时候一不小心提倒了放在一旁的一个盒子,看着盒子装饰的足够精美让车前子吓了一大跳,还以为里面放的是什么传家宝贝。还想着如果是这样,他就闯大祸了。
犹豫再三还是打开了那个精美的盒子,里面只是放着十几颗蛋,因为刚才的冲击,已经有几个蛋蛋死于非命了,蛋黄流到了其他蛋的蛋壳上。
这几颗蛋和平常的鸡蛋在大小是没什么区别,只是颜色略微好看了些,车前子无奈笑笑,看来他是把别人的工艺品或者小礼品给弄坏了啊!
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爱岗敬业好青年,车前子十分认真的留下来自己身上唯一的一张红爷爷,虽然他很心疼。还找了纸币留下了联系方式,并跟对方道歉并解释了事情的经过,然后离去。

这本来是一件小事,可……事情并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。

当天晚上,当车前子抱着他的限量版王杰希抱枕睡觉时猛地睁开了眼睛,数秒之后又再次闭上。
他做了个梦,梦里看见了一条龙,声称今天早上被弄坏的那几个蛋是他珍藏多年的玄武蛋。说好听点是玄武蛋,说难听点不就是王八的蛋,王八蛋吗?
还没等梦中的车前子解释什么,那龙的身形逐渐变小,化为人形来到车前子跟前,依仗着身高优势在他耳边留下了一句让车前子终生难忘的话。
“你弄坏了我九颗玄武蛋,就给我生九个蛋作为补偿吧!”
一语过后,车前子张嘴试图解释什么却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,抬头看见那条龙笑的无比欠揍的脸。被那条贱龙一把扒掉了裤子,保护多年的菊花在梦里开放了。

车前子也认为这只是个梦,等到他醒来后嘴角上扬笑了几声,坐起身来后却怎么也笑不出,断断续续的笑声变成了叫嚷。
原本平坦的小腹现在已经隆起,隆起的弧度不算大,也就是四个月左右的大小,刚显怀。
车前子的手颤抖着抬起,摸了摸自己这个奇怪的肚子,用手指按了按,硬硬的。里面确实有东西。
世界跟他开了个国际性的大玩笑吗?为什么会这样?
朝着自己手臂咬了一口,生疼!这不是梦!
“人类,你在干什么?”
陌生的声音来自卧室门口,出现在自己梦里的家伙现在居然站在自己的卧室门口,虽然车前子很不能理解现在的情况是怎么一回事,但他明白一件事——自己身体的怪异现象和这个男人脱不了关系。
“你是谁?我现在这个样子是你搞出来的吧!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车前子的嘴完全停不下来,伶牙俐齿的一连串的提问。
那人撇撇嘴,靠在门框上慢慢悠悠的回答。
“第一,我们昨晚上见过面,我是条龙来自南海。名字……夜度寒潭。”
“第二,你这个样子确实是我搞出来的,蛮不错的。”
“第三,你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?弄坏了东西是要赔偿,而且,你在这张纸上白纸黑字写着,任何赔偿都可以接受。”

自称夜度寒潭的那条人性的龙手上夹着一张纸,不就是之前车前子在公园留下的吗?
难道,那个梦是真实的!车前子一时间无法理解。
自己,真的要给这条南海的混蛋龙生蛋?怎么可能!他车前子才不会这么做的!